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哥的博客

知识大拼盘

 
 
 

日志

 
 

两晋岁月之傀儡皇朝(2.3)  

2010-07-24 21:37:34|  分类: 血仍未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傀儡十帝

 

 

 

 

司马绍,字道畿,元帝司马睿长子,东晋第二位皇帝。

自幼聪明伶俐、与众不同,可谓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神童,几与百年前大汉丞相曹操之子曹冲相以媲美: 数岁时,尝坐元帝膝上。恰有人从长安来,元帝探听洛阳方面的消息,闻毕潸然流涕。司马绍询问父亲何以致泣,遂以朝廷东迁原委详细告之。

后问其子: 汝意长安何如日远?”

答曰: 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

明日,元帝集群臣宴会,告以此意,复问其事。

乃答曰: 日近。”

司马睿大惊失色,问道: 尔何故异昨日之言邪?”

答曰: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如此睿智的回答与《列子·汤问》中两小儿辩日”的记载有异曲同工之妙。

稍长,司马绍即被元帝立为太子。

永昌元年(公元322),三月,与朝廷时有冲突的大将军王敦率军初克建康; 因为太子司马绍“神武明略,朝野之所钦信,欲诬以不孝而废焉”,所幸温峤等大臣极力反对而未能得逞。闰十一月,元帝司马睿驾崩,司马绍继位; 次年改元太宁,是为明帝。

 

消息传到武昌,已然回府的王敦即刻投石问路--遣党羽劝说司马绍征其入朝辅政。明帝坦然“手诏征之”,瞻前顾后的王敦立时“心折不敢入”。

不过矛盾终未化解:

太宁元年(公元323),四月,王敦移镇姑孰(今安徽当涂),屯兵于湖。姑孰地处长江重要渡口,为建康西南之门户。王敦自领扬州牧,以王含为都督扬州、江西诸军事; 王舒、王彬、王邃分别为荆州、江州、徐州刺史; 用钱凤、沈充为谋主,邓岳、周抚为爪牙,“楼船万计,兵倍王室”,随时准备“举兵内向”,攻灭东晋朝廷。

 

其时形势敌强我弱,明帝却毫不畏惧,反倒针锋相对、迎难而上--决定铲除王敦众军。为了掌握敌情,司马绍微服潜行,独自一人前往于湖王敦营外视察军情。

明帝生母为代郡异族,拥有胡人血统的司马绍面白须黄、相貌迥于常人。

是以有军士对明帝产生了怀疑,速向王敦禀报。时值王敦午觉,梦中太阳围绕姑孰上空盘旋,猛然惊醒; 闻知来人相貌,估计是明帝,言道: 此必黄须鲜卑奴来也! 急令五骑人马速擒司马绍。

明帝飞骑而去,五骑紧追不舍。途经一间客店,司马绍递给路旁贩卖食物的老太婆一根七宝鞭,随后嘱咐: 后有骑来,可以此示也。”又将冷水泼在马粪上。俄而追者至,询问老人,太婆依葫芦画瓢: 去巳远矣。”并以鞭示之。五骑传玩观赏,稽留遂久,复观马粪已冷,以为明帝真已远去,便不再追赶。司马绍遂安然脱险。

 

摸清姑孰屯军的虚实之后,明帝迅速进行部署: 起用郗鉴、温峤等一批忠心耿耿、文武兼备的大臣,并乘王敦患病之机,于太宁二年(公元324)六月下诏讨伐敌军。

由于王敦“为物情所畏服”,明帝机智地将诏书的矛头指向钱凤,伪言王敦已死,大大振奋了军心。王敦见到诏书,勃然大怒,令王含为元帅,与钱凤、邓岳、周抚等率军直扑建康。

明帝一面指挥调度,沉着应战; 一面加大舆论宣传工作,以期分化瓦解、最大限度地孤立敌军。

讨伐诏书中,明帝明确指出: 罪止(钱凤)一人,朕不滥刑”; 王含、沈充等死党则分别派人劝谕,晓以大义,许以官爵; 文武百官为王敦授用者,一概不予追究; 至于被王敦裹胁的将士,独子遗散回家,“终身不调”,其余的给假三年,假满后与宿卫之士一视同仁。

王导是东晋开国功臣,处事圆滑,“善于全己”,虽身为王敦从弟,仍然一片忠心,关键时刻,明帝授其“大都督、假节、领扬州刺史”诸职,稳住了大批左右摇摆的人士。

 

明帝的这些措施起了很大作用,叛军渐失人心,军队解体。

七月初一,王敦孤注一掷,命王含、钱凤等率水陆大军五万余人,突至秦淮河南岸。明帝亲率六军迎敌。初二深夜,司马绍挑选千余壮士,渡水击敌。叛军猝不及防,顿时大乱,温峤等又乘机夹水猛击。叛军大败亏输,人心惶惶。王敦接到败报,愤恐而亡。叛军土崩瓦解,王含、沈充等顽抗到底,与钱凤先后被杀; 王舒、邓岳、周抚等有的反戈一击,立了战功,有的事后被予赦免,复为朝廷之臣。七月末,持续了三年的王敦之乱终于彻底平定。

 

朝廷之所以能够以弱制强,平定王敦之乱,可以说与明帝一系列正确的政策措施、杰出的指挥才能是分不开的。正当“聪明有机断”的司马绍准备厉兵秣马、廓清中原之时,不幸发生了:

太宁三年(公元325),闰八月,壬午(十九日),明帝突得急病,病势凶猛。

不久垂危,召太宰、西阳王司马羕,司徒王导,尚书令卞壸,车骑将军郗鉴,护军将军庾亮,领军将军陆晔,丹阳尹温峤等受遗诏,辅太子。

遗诏有云: 自古有死,贤圣所同,寿夭穷达,归于一概,亦何足特痛哉!

戊子(二十五日),司马绍驾崩于建康宫东殿,年仅二十七岁。葬于武平陵(今江苏江宁),庙号肃宗。

综观晋朝十余帝,唯一一位有所作为的君主就这样令人遗憾地天不假年、英年早逝,无怪乎明末清初的一代大儒王夫之,读史于此、无限惋惜: 明帝不死,中原其复矣!

 

太子司马衍随即登基,是为成帝。

明帝榻前托孤,以太宰、西阳王司马羕,司徒王导,尚书令卞壸为首,但成帝即位时年仅五岁,是以明帝皇后庾氏临朝称制,结果朝政大权落到了外戚--护军将军庾亮的手中。

 

庾亮,字元规,出身世族,背景显赫。其人风流潇洒、文采卓然; 却又刚愎自用、心胸狭窄。

司马羕、司马宗兄弟是“八王之乱”中汝南王司马亮的儿子,明帝的叔祖辈人物。

明帝病重时,庾亮夜半准备觐见,被负责宫禁的左卫将军、南顿王司马宗呵止: 此汝家门户邪! 庾亮为此怨怒非常

母后临朝,皇帝冲幼,外戚专政,祸乱之萌,已见端倪。

 

成帝咸和元年(公元326)冬,庾亮借口南顿王司马宗谋反,使禁军上门捉拿; 司马宗以兵拒战,被杀。其兄西阳王司马羕也被降封弋阳县王

司马羕、司马宗是皇室宗亲,前者更曾为前朝的太保、太傅,庾亮所作所为,大失天下之望、众人之心。

 

对于司马宗之死,成帝并不知晓,过了许久,司马衍问庾亮道: 常日白头公保在?

庾亮回答: 谋反伏诛。

司马衍宅心仁厚、童言无忌,遂泣曰: 舅言人作贼,便杀之; 人言舅作贼,当如何?

庾亮闻言惶恐不安,色为之变。

       身处一侧的庾太后见兄弟被儿子说得惊惧,连忙阻止。

 

由于庾亮疑忌大臣,任意杀逐重要官员,朝廷内部冲突加剧。

咸和元年(公元327),历阳镇将苏峻、寿春镇将祖约以杀庾亮为名,起兵叛乱,攻入建康。后被陶侃、温峤起兵平定,庾亮失势,王导再次出山执政,朝廷转危为安。

       十数年之后,温峤、陶侃、王导、郗鉴接连去世,处于核心边缘、偃旗息鼓已久的庾亮重掌大权,都督江、荆、豫、益、梁、雍六州诸军事,坐镇武昌。

咸康六年(公元340),正月,庚子朔(初一)庾亮去世。其弟南郡太守庾翼接收权力,为都督江、荆、司、雍、梁、益六州诸军事、安西将军、荆州刺史、假节,代镇武昌。

 

咸康八年(公元342)五月,成帝司马衍生病; 六月,病情加重,司马衍的两个儿子司马丕和司马奕年纪尚幼,都在襁褓之中。时任中书监的庾亮之弟、庾翼之兄庾冰认为兄弟秉权日久,恐易世之后,亲属愈疏,为他人所间”,便劝说成帝国有强敌,宜立长君”,并进一步请求成帝立其胞弟、琅邪王司马岳为继承人,成帝许之。

壬辰(初七),召中书监庾冰、中书令何充、武陵王司马晞、会稽王司马昱、尚书令诸葛恢等受任顾命国政。癸己(初八),成帝驾崩。时年二十二岁,庙号显宗。

 

       成帝同母弟司马岳继统,是为康帝。

己亥(十四日),康帝司马岳封成帝子司马丕为琅邪王,司马奕为东海王。

但是东晋朝廷的运气实在不好,才过两年,康帝又去世,年仅二十三岁。

重臣讨论继统大事,庾氏兄弟想立已经成年的元帝幼子、会稽王司马昱为帝。而王导的妻甥何充早在成帝颁布遗诏时就极力反对支系继承,呼吁父子相传; 此时再次提出父死子继--坚持立康帝的儿子司马聃。奄奄一息的康帝司马岳遂署遗诏以己子为继,这样刚刚两岁的司马聃成为当朝皇帝,是为穆帝。

 

穆帝升平五年(公元361),六月,穆帝病死,年仅十九岁。

穆帝无嗣,朝臣拥立成帝长子琅琊王司马丕为帝,是为哀帝。

司马丕继统不过数年,就于哀帝兴宁三年(公元365)病故,时年二十五岁。其同母弟司马奕继位,是为东晋废帝(海西公)

 

       穆帝朝始,桓温即在政坛大出风头。

桓温,字元子,“豪爽有风概,姿貌甚伟,面有七星”。成人后,娶明帝爱女南康长公主为妻--一入龙门,节节高升--拜驸马都尉,袭其父宣城太守桓彝爵万宁县男。继而“除琅琊太守,累迁徐州刺史”。

之后,桓温征讨成汉、收复蜀地,又接连两次北伐,皆有斩获,声名日隆。

废帝太和三年(公元368),朝廷加大司马桓温殊礼,位居诸侯王之上。次年五月,桓温自领徐州、兖州刺史,率步骑五万,从姑孰出发,进行第三次北伐。结果被前燕击退,大败而回; 祸不单行,不久,桓温之妻南康公主病故。

桓温本想北伐得胜,即返江东受九锡,然后取晋代之。不料竹篮打水--不仅没有九锡,更不用谈篡晋了。烦闷之下,决定先废掉皇帝司马奕再说。

 

司马奕继位之后,时刻礼敬桓温; 朝政大权也多在会稽王司马昱等臣属手中,行事无甚过错。但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皇位即是最大的原罪

 

太和六年(公元371),十一月,桓温“以帝素谨无过,而床第易诬”,报称司马奕的性取向一贯异于常人--有龙阳之喜、断袖之好--为藩王时即与内宠相龙、计好、朱灵宝等三人纠葛缠绵、大搞同性之恋,并称司马奕的嫔妃所生三子皆为上述三个相好之后,而司马奕欲立如此“野种”为皇嗣“建储立王,倾移帝基”。

桓温、郗超遣人在民间大肆散布小道消息、混淆视听; 无论王侯将相、抑或凡夫走足对于此等天子腹下三寸的宫闱绯闻全是兴趣莫名、津津乐道; 一时之间,朝野议论纷纷、莫知真伪。

桓温趁热打铁,于丁未(十三日),还军建康,复传话禇太后: 废掉司马奕,立元帝少子、会稽王司马昱为帝,还把相关内容的诏书样稿送呈太后。

 

褚太后自知晋室不兴,权臣势重; 既然阻止无济于事,不如顺水推舟。遂在诏书上写道: 未亡人(褚后自称)不幸罹此百忧,感念存没,心焉如割。”表示赞同废立之举。

见到诏书获准,桓温大喜。

己酉(十五日),桓温集百官于朝堂,宣太后废立之诏--“废立既旷代所无,莫有识其故典者,百官震栗。()温亦色动,不知所为”。尚书左仆射王彪之知道事情不可逆转,就建议按照《汉书·霍光》方法按图索骥; 于是礼度仪制,定于须臾”。随后宣太后诏令,废司马奕为东海王(次年又降为海西公),以丞相、录尚书事、会稽王司马昱统承皇极,是为简文帝。

 

废帝司马奕“著白单衣,步下西堂,乘犊车出神兽门。群臣拜辞,莫不歔欷”。

司马奕随即被送往吴县严加看管; 简文帝咸安二年(公元372)岁末,有人诈奉太后密诏,迎司马奕起事还宫复位。事泄,未果。之后,司马奕更是小心翼翼、“深虑横祸,乃杜塞聪明,无思无虑”,终日饮得烂醉; 如有宫人生下孩子,皆即时淹死,以求余命。由此,这位废帝苟延残喘了十五年才病亡,时年四十五。

 

司马昱,字道万,元帝司马睿幼子、明帝司马绍幼弟。“少有风仪,善容止,留心典籍,不以居处为意,凝尘满席,湛如也”,是个风流倜倘的玄学大家。登基之后,简文帝司马昱“常惧废黜”,战战兢兢; 为帝才年余,就病入膏肓。

弥留之际,晋廷一日一夜连发四道急诏,召大司马桓温入朝辅政。桓温却辞而不至。

最后,简文帝用尽气力,亲自给桓温修书: 家国事一禀大司马,如诸葛武侯、王丞相(王导)故事。”嘱托完毕,简文帝于当日病逝,时年五十三。

 

此时,朝中群臣疑惑,未敢即时拥立太子司马昌明为帝,或曰: 当须大司马处分。”--建议桓温还朝后再做决定。尚书左仆射王彪之临危决断: 天子崩,太子代立,大司马何容得异!若先面谘,必反为所责。”朝议乃定,司马昌明继位,是为孝武帝。

桓温方面,还一厢情愿地希望简文帝临终前将皇位禅让给自己,即使不然,也会以周公之礼居摄朝政。结果,二事皆不成,而太子已经嗣位,桓温非常怨恨愤怒。

孝武帝宁康元年(公元373),二月,桓温提军入朝。由于吏部尚书谢安等人的镇定、从容,在内有幼主、外有强臣的危乱局面下,晋室得存。三月,桓温生病,在建康停留了十四天,即返回姑孰。七月,己亥(十四日),南郡宣武公桓温去世。

 

孝武帝朝前期权力大多归谢安所握; 淝水之战后,谢家一门四公、权势滔天,为了平衡政局,司马昌明刻意提拔胞弟琅琊王司马道子,使之专权。

孝武帝太元十年(公元385),太傅谢安去世,朝中的权力遂集中于会稽王(先为琅琊王)司马道子手中--晋廷下诏: 新丧哲辅,华戎未一,自非明贤懋德,莫能绥御内外。司徒、琅琊王体道自然,神识颖远,宜总二南之任,可领扬州刺史、录尚书、假节、都督中外诸军事。”

而司马道子最宠信的是中书令王国宝--其从妹是自己的王妃,更加重要的是其父为简文帝朝的中书令王坦之,岳父则是大名鼎鼎的谢安; 不过王国宝品性不佳--“少无士操”,为人谄险,谢安“每抑而不用”。

 

太元二十一年(公元396),十月,孝武帝因为一句玩笑话被其宠姬张贵人用锦帛活活闷死,成为中国历史上死得最窝囊的帝王--没有之一; 事后张贵人对外声称司马昌明“因魇暴崩”,即做恶梦做死了。“时太子暗弱,会稽王(司马)道子昏荒,遂不复推问”--堂堂一国之君被人公然谋杀,犯罪凶手张贵人居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啥事都没有; 这又是中国宫廷史上最离奇的事情之一。

太子司马德宗继位,时年十三,是为安帝。

 

这位安帝可是个活宝,综合素质还不如西晋惠帝--不仅“口不能言”,“至于寒暑饥饱也不能辨”,完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幸亏安帝胞弟琅琊王司马德文恭谨聪敏,懂事起就一直在东宫陪侍太子,侍候兄长的衣食住行。登基之后,年仅十岁的司马德文则完全成了弱智皇帝的专职保姆,天天扶持司马德宗上殿入朝,以尽皇帝“义务”。

 

安帝元兴二年(公元403),侍中殷仲文、散骑常侍卞范之力劝大将军桓玄(桓温幼子)早日受禅位,做皇帝,并暗中撰写加授九锡以及安帝让位的文告。

九月,丙子(十六日),朝廷册桓玄为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楚王,加九锡,楚国置丞相以下官。

封王、开府、置官、加九锡,是谋朝篡位的基本步骤。

十一月,丁丑(十八日),卞范之作“禅诏”,使临川王司马宝(司马晞曾孙)逼安帝原样抄写了一遍; 庚辰(二十一日),安帝驾临宝殿,遣兼太保、领司徒的王谧奉玺绶,禅位楚王桓玄。癸未(二十四日),“百官诣姑孰劝进”。十二月,庚寅朔(初一),桓玄筑坛于九井山北。壬辰(初三),正式登基; 追尊桓温为宣武皇帝、庙号太祖,桓温正妻南康公主为宣武皇后,封其子桓升为豫章王。

继位之后,改元“建始”; 诏下,右丞王悠之进言: “建始”为“八王之乱”赵王司马伦之伪号。桓玄遂下令变更,改为“永始”,但是这个年号复为王莽执权西汉之岁。

兆号不祥、冥符僭逆; 有意无意之中,已然预示了桓玄政权崩溃的结局。

 

晋廷虽已摇摇欲坠,仍有不少人士表示要维持现状,刘裕即是其中势力最大的一支。

早在桓玄加封楚王、准备篡位之时; 侍中桓谦曾私问彭城内史刘裕: 楚王勋德隆重,朝廷之情,咸谓宜有揖让,卿以为何如? ”刘裕回复: 楚王,宣武之子,勋德盖世。晋室微弱,民望久移,乘运禅代,有何不可? ”桓谦喜曰: 卿谓之可即可耳。”但当桓玄真正继皇帝位后,刘裕立时起兵讨伐。

 

事情不妙,桓玄只得以从兄桓谦为征讨都督,姊夫殷仲文领军,顿丘太守吴甫之、右卫将军皇甫敷率兵北上抵挡。桓谦所统士卒多为北府兵,大多受过刘裕指挥、人心已然浮躁。进攻开始,刘裕身先士卒,将士皆殊死战,无不以一当百,呼声震动天地。桓谦诸军大溃。

桓玄虽然安排桓谦等人出战,但是走意已决,潜使殷仲文于城外预留数艘大舟。得知桓谦败讯,桓玄声言赴战,率亲信数千人,带着儿子桓升和侄子桓浚速出南掖门逃奔。途中,昔日相国参军胡籓扣马进谏,桓玄毫无斗志,仅举策指天,鞭马而走,西趋江边,与殷仲文等汇合。由于逃亡仓猝,经日不食; 稍稍安定,左右进献粗饭,桓玄惊惧交加,咽不能下。其子桓升六岁,抱其胸且抚之,桓玄个性苛细,好自矜伐。平素贪鄙,尤爱珠玉,未尝离手。此时落魄如斯,心中五味杂陈,悲不自胜。

刘裕入据建康,焚桓温神主,尽诛桓氏未逃宗族。

 

桓玄入到寻阳(今江西九江),挟迁居此地的废帝司马德宗等人,复至江陵(今湖北荆州)。又兵败; 无奈之下,准备入蜀,途中被益州军士所杀,时年三十六。其子桓升后送往江陵,被刘裕下令斩于市。

听闻桓玄死讯,其侄桓振跃马奋戈,闯入安帝行宫,瞋目怒吼: 臣门户何负国家,而屠灭若是!”司马德宗混混沌沌、一筹莫展,呆望桓振、口不能言。其弟琅邪王司马德文连忙施礼: 此岂我兄弟意邪!”桓振欲杀安帝,桓谦苦劝,乃怒解下马,敛容致拜而出。壬辰,桓振为桓玄举哀,立丧庭,谥曰武悼皇帝。之后,桓振战死沙场; 桓谦则奔亡后秦。

桓氏一族,烟消云散。

 

刘裕得势后,先镇压了朝中的反对者,巩固政权; 接着平复内乱。待国力逐渐恢复,便挥军北上,次第消灭了南燕与后秦。晋朝的疆土推进到黄河流域,国势呈现复苏的景象。

其时中原大乱,各种国家骤兴骤亡; 虽然桓玄之灭就发生在眼前--说明贸然称帝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但是刘裕已经把持不住。因为市面上谶言“昌明之后尚有二帝”,意谓晋廷在孝武帝之后还有两个皇帝; 所以年近六十,自感时日无多的刘裕等不到安帝司马德宗“善终”,就密令中书侍郎王韶之得间鸩杀安帝。由于琅琊王司马德文终日侍奉左右,王韶之等人一直无暇下手。

义熙十四年(公元418)十二月,琅琊王患病,回府休养。戊寅(十七日)王韶之乘机用衣带把时年三十七岁的弱智皇帝活活缢死于东堂。

王韶之出身琅琊王氏,翩翩世家、大族子弟,赫然成为权臣弑君的丑恶帮凶。

 

安帝崩后,刘裕策应谶言帝数,声称尊奉司马德宗的遗诏,拥立琅琊王司马德文为帝,是为东晋的末代皇帝恭帝。

恭帝元熙元年(公元419),八月,朝廷进刘裕为宋王,移镇寿阳。

 

元熙二年(公元420),六月甲寅(初一),刘裕大队人马至建康。壬戌(初九),中书令傅亮入宫,“讽晋恭帝禅位于宋”,并把已经拟好的诏草呈上,让司马德文照抄一遍。

“帝欣然操笔,谓左右曰: ‘桓玄之时,天命已改。今日之事,本所甘心!’”言不由衷的一番话语后,自书赤诏,“禅让”天下。

至此,东晋亡国,自元帝建号江东,共一百零三年国祚。

 

 

  评论这张
 
阅读(1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