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哥的博客

知识大拼盘

 
 
 

日志

 
 

泰西英雄传--58、山雨欲来  

2014-12-07 21:33:31|  分类: 英雄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战争胜利结束时,冀鲁豫8分区中心区及边缘地带的敌伪军,已被肃清,分区已然拥有濮县、范县、观县、朝城、清丰、南乐、寿张、阳谷、东平、郓城、鄄城等11个县城。郓城伪军刘本功接受了蒋介石的封赏,被委任为国民党山东省暂编保安第4师师长兼济宁城防司令。鄄城伪军王文献,败逃菏泽,也被国民党收编,委任为山东省暂编保安第5师师长兼菏泽城防司令。这两个血债累累、万恶不赦的汉奸头子,摇身一变,都成了国民党的少将司令。他们率领的伪军,趾高气扬,除加紧修建防御工事,妄图固守反动巢穴外,不断向解放区窜扰,抓丁抢粮,杀人放火。

    还在1945813日,毛泽东主席在延安干部会议上,作了《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的报告,深刻分析了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的基本形势,指出了一方面国内具有出现和平局面的可能; 同时也指出了内战的危险十分严重。因此,党的方针是争取实现和平,同时准备应付蒋介石发动全国内战,必须以革命的两手对付蒋介石集团的反革命两手。825日,中共中央又发表了对时局的宣言,提出和平、民主、团结三大口号,并且提出了克服内战危险的办法。党中央要求各解放区积极整训部队,提高部队的作战能力,要保持戒备,对敢于进犯解放区的国民党反动军队,采取严正的自卫立场,坚决予以歼灭性的打击,以自卫的斗争手段来谋取和平。对于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派,既不要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也不怕任何威吓,坚决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争取人民的民主和真正的和平,努力建立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

  在新的复杂的斗争形势下,我们部队面临着巨大的转折。当时部队中主要存在两种思想倾向: 一种是居功自傲、盲目乐观和享乐思想,对即将到来的严重斗争和困难缺乏准备,认为抗日战争打了8年,现在日本投降了,应该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进驻大城市享点清福,向往安逸舒适的生活,对蒋介石集团蓄谋已久的全国内战危险缺乏警惕,对国民党蒋介石极端凶残的反动本质认识不清。另外一种则是厌战情绪和对战争的畏惧,急切地要求复员转业,认为战争已经打了8年,实在是精疲力尽,疲惫不堪,不能再打仗了。还有的认为蒋介石和日本鬼子、伪军合流已经够强大了,再加上美帝国主义的全力扶持,我们人少力单,武器装备不好,怎么打得赢呢? 蒋介石有几百万军队,有美式装备,美国还有原子弹,那是无法战胜的。我们是小米加步枪,打打小日本还可以,可抵不过原子弹,因而对粉碎蒋介石发动的全面内战,取得自卫战争的胜利没有信心。部队中思想动荡,干部战士中出现了逃亡离队现象,要求复员转业的也不断增多。

面对部队存在的各种思想倾向,加强政治思想工作,进行广泛深入的形势任务教育,建立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信念,便成为十分紧迫的任务。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是一项艰巨、深入细致的工作,因此,相关同志在工作中不单是上上政治课,而是着重让指战员进行自我教育,认真组织大家读报、座谈,开展回忆对比,敞开思想,摆事实、讲道理。班、排、连的干部和老战士通过自己的亲身体会,讲我军的历史和光荣传统,回顾10年内战红军粉碎国民党5次围剿,长征中爬雪山、过草地,国民党数十万军队围攻、堵截、追击,都没把红军消灭。抗战8年,我军由2万多人发展到现在100多万正规军,250多万民兵,建立了19块解放区,拥有1万万人民。历史证明,我军能够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主要是靠共产党的英明领导,路线方针正确,战略战术机动灵活,全军指战员的高度觉悟,依靠解放区人民群众的拥护,内外上下万众一心,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力量是无敌的。我们的武器不如美帝国主义武装起来的国民党军队精良,但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而不是武器,我们一定能把蒋军的武器缴获过来武装自己。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要以鲜血和生命来保卫8年抗战千百万人民流血牺牲所取得的胜利果实,绝不容许国民党反动派来霸占。指战员们一致认为: 中国是中国人民的,绝不是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他要磨刀杀人,我们决不能坐以待毙,既不为甜言蜜语所欺骗,也决不为武力威吓所屈服。全国性的内战不论哪一天爆发,我们都要有所准备,第一条是不怕,第二条是针锋相对,粉碎国民党的猖狂进攻。我们的原则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们的指战员都是受尽苦难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具有高度的思想觉悟和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慨,经过一系列教育,对形势与任务有了比较透彻的了解,思想逐步稳定下来,对党中央的决策坚决拥护,整军练武情绪高涨,对做好准备迎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全面内战,夺取自卫反击的胜利有了坚强的信心。

 

  正当部队进行热火朝天的思想教育和整军练武活动时,传来了毛泽东主席到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的消息,这在解放区军民中引起很大震动和不安。大家议论纷纷,又喜又忧。喜的是我们党光明磊落,处处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毛泽东同志去重庆谈判,完全证明我们真正执行和平、民主、团结的纲领,坚决反对内战、分裂、倒退,是胸怀大义的。毛泽东主席表现了非凡的智慧和胆略,不计个人安危,深入虎穴,真正具有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伟大气魄,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衷心爱戴。忧的是,国民党反动派阴险狡诈,口蜜腹剑,背信弃义,是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的。西安事变”最后拘押张学良,就是最好的例证。蒋介石万一扣押毛主席,后果实难设想。人们忐忑不安,忧心忡忡,一直担心毛泽东等同志的安全,怀疑谈判能否取得成功。

  这时,部队中又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通知》,通知中说: 此次谈判是为了尽一切可能争取和平,在争取和平的过程中揭露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真面目,以利于团结和教育广大人民。在谈判中我方准备给以必要的不伤害人民根本利益的让步,以击破国民党的内战阴谋,取得政治上的主动,换取我党合法地位的和平局面。但是绝对不要放松对蒋介石的警惕和斗争,绝对不要被反动派的气势汹汹所吓倒。上级党委明确指示,对毛主席安全的关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们越强大,斗争越坚决,取得的胜利越大,毛主席就越安全。这样,同志们心里有了底,对部队的教育也更加有力,指战员的思想也就稳定多了。

  毛泽东同志同国民党当局进行了旷日持久的43天谈判。由于共产党的努力,再三忍让,国民党方面又迫于全国民意,再加上他们内战准备还未就绪,不得不实施缓兵之计,在原则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关于停止内战、结束训政、召开政治协商会议、保障人民自由、保障各党派合法地位、严禁特务活动、释放政治犯、改革和裁减全国军队、严惩汉奸、解散伪军等正确主张。但一接触到实质性的要害问题,就暴露了国民党当局的反动本质,他们坚持不承认解放区军队和政权的合法地位,目的就是要全部消灭人民的军队和政权,所以《国共双方会谈纪要》(即十月十日协定)实际成了一纸空文。尽管如此,通过重庆谈判和双十协定的公布,使全国各阶层认清了中国共产党主张的正确,共产党的伟大,真正是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从而提高了共产党的威信,取得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

《双十协定》公布后,同志们对于军队整编和解放区政权这两个问题议论得最多。大家算了一笔帐,如果按照我军整编24个师,一个师最多25000人计算,才不过60万人,当时我军已有正规军120万人,那就要减少60万人。协定规定: 我军要从广东、浙江、苏南、皖南、皖中、湖南、湖北、豫南等8个解放区撤出,大家也很不理解,以为太吃亏,国民党没费一兵一弹,白白得到这8个地区,这些地方抗日军民几年的血不是白流了吗? 指战员中出现了不少思想问题,政治工作很不好做。

 

  10月下旬,分区召开干部大会,由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万里同志传达了毛主席从重庆回到延安所作的报告《关于重庆谈判》。毛主席明确指出: 我们的方针是保护人民的基本利益,在不损害人民基本利益的原则下,容许作一些让步,用这些让步去换得全国人民需要的和平和民主。”“人民的武装,一支枪、一粒子弹,都要保存,不能交出去。”大家听了毛主席的指示,心里明白多了。万里同志在报告中还讲到: 党中央、毛主席对国民党蒋介石的本质看得很清楚,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的决心是定了的,我们不能麻痹,不能坐以待毙,因此,自卫反击是必然的。虽然广大人民群众和我们一样,希望中国出现一个光明的前途,但要实现光明的前途还要经过极大的努力,胜利是要经过斗争、付出代价才能取得的。要战胜由美帝国主义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反动派,要象毛主席所说: 世界上没有直路,要准备走曲折的路,不要贪便宜。不能设想,哪一天早上,一切反动派会统统自己跪在地下。”通过这次报告会,广大指战员统一了认识,振奋了精神,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有力多了,那些形形色色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和个人打算,得到了有效的克服,大家丢掉了幻想,做好了充分准备,下定决心为全中国的解放打败国民党反动派,为新中国的建立奋斗到底!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