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哥的博客

知识大拼盘

 
 
 

日志

 
 

泰西英雄传--27、血染黄坡  

2012-07-27 21:31:14|  分类: 英雄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山战斗后第三天,部队转移到距南毛峪东北8华里之大小黄坡,除6连住小黄坡外,营部带578连都住在大黄坡村。何光宇司令员和作战参谋李雪、侦察参谋邱克难等同志和营部住在一起。

 

在黄坡住了一晚,次日早上起床后,孙连捷带着一名通讯员到小黄坡参加6连的战后总结会。俩人冒着大雪纷飞的恶劣天气向小黄坡走去。大小黄坡,相距不到两华里,中间要横过一道大沟,还没有下沟,突然小黄坡村“叭! !”响了两枪,接着枪声大作,手榴弹爆炸声不绝于耳。情况不明,俩人当即跑步折返大黄坡村内。部队正在紧急集合,孙干事向何光宇司令员和胡循武、何诚等同志报告自己没有到达小黄坡,6连情祝不明。他们迅速决定部队向黄坡村外南山转移,占领南山,由8连副连长郑重,带1个排掩护营部直属队和各连炊事班向东南方向转移。刚从东南山沟转出去,就被敌人拦击切断,南边、西边、东边山上均发现敌人,北边黄坡村也为敌人占领,并架起步兵炮向南山轰击,部队已处于敌人的四面包围之中。

情况非常明显,这绝不是小股敌人的袭扰,而是东平、东阿、平阴、肥城、长清等县日伪军的分进合击,作为黑山战斗日寇全部被歼的报复“扫荡”,来势凶猛,兵力不小--战后得知是济南日军一个大队500余人携带步兵炮3门,纠集肥城、平阴、东阿、东平、宁阳5个县的日伪军1000余人。主攻方向为北面由济南派出主力占领的黄坡村,其余各县日伪军分别从东、西、南面助攻。

部队曾试图从黄坡东南山沟中突围,但两侧山下均有敌人,道路已被封锁,如再沿沟底突围,徒然增大伤亡,而且有全军覆灭之危险。6连又失去联系,不知下落,形势十分危急。没有别的出路,只好坚守黄坡南山,利用有利地形杀伤敌人,保存自己,坚持到天黑再组织突围。为此,部队首长决定: 5连阻击北面黄坡村攻击之敌,7连、8连分别阻击西、南、东三面山上之敌,形成环形防御,使敌不能从侧面缩小对本部之包围。营指挥所设在南山背后山凹,何光宇同志和营长、政委在一起指挥。

5连是2营的主力,是大峰山起义的基干部队,老战士多,武器装备也好; 黑山战斗与日本鬼子白刃格斗杀出了威风,提高了指战员的勇气,虽然有些伤亡,但对战斗力没有什么影响,全连还有160多人。连长夏树林同志牺牲后,一排长孟乾升任副连长。

 

激战从早上8点多钟开始,敌人先集中炮火向南山猛轰,炮弹爆炸的火光照红了山坡,炸弹碎片和石块满山乱飞,震耳的巨响在山间迥荡,爆炸的气浪冲得人们晕眩,硫磺的臭味和浓烟,呛得人咳嗽流泪。本部战士没有工事,没有掩体。只能一个组一个组分散隐蔽在岩石背后,怒目圆睁注视着山下敌人的动作。

炮火猛轰足有半个小时,日本鬼子第一次集团攻击开始了。他们10多人一集群,个个平握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在轻重机枪火力掩护下,迈着沉重的步伐,“呀呀”地吼叫,向山上攻击前进。这次攻击约有100多名鬼子,在他们两翼还有200多名伪军,也散成扇面攻击队形,向阵地逼近。5连决定集中兵力、火力,狠狠打击中间的日本鬼子,对两翼的伪军则以少部兵力予以压制。

敌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两侧的伪军进到距阵地约200公尺时,通通趴下不动,只是大声吆喝,排子枪齐向山上打来,对本部威胁不是很大; 而在中间的鬼子兵,则毫不停止地向山上猛冲。5连战士坚定沉着、不放一枪,待鬼子兵进至距离50公尺时,早已瞄准待发的轻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手榴弹也集中投向敌群。敌人遭火力制压后,只是放慢了前进的速度,并未停止冲击。距离越来越近,怒气冲天的勇士们一齐跳出,短兵相接,一场刺刀对拼的肉搏开始了。这时,敌我双方火力均己停射,展开了惊心动魄的厮杀。只见刺刀闪光,鲜血四溅,喊杀震天,响彻山谷。本部居高临下,占据着有利地形; 鬼子兵穿着牛皮长靴,爬了200多公尺山坡早就气喘如牛,且由下而上仰面立足不稳,这就使以逸待劳的本部战士的拼杀占有极大优势。

经过10多分钟的肉搏,日军丢下20多具尸体,连滚带爬退下山坡。不幸的是5连副连长孟乾同志在最前沿拼杀时,一连刺倒了3个鬼子后,被敌包围、壮烈牺牲,1排伤亡七、八位同志,伤员无处转移,只好在巨石后就地包扎。

按照日本军队的作战规律,冲锋失利后,再次攻击前,必然是集中炮火猛烈轰击,之后重新组织冲锋。利用这段空隙,政治指导员徐宝信同志到前沿鼓舞指战员坚持就是胜利,并要求节省子弹手榴弹,要沉着勇敢,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他一处一处地看望战士和受伤的同志,给了他们以鼓舞和勇气,但是自己还未回到连指挥所,就被敌人的炮弹炸伤多处,血流不止而光荣牺牲。

 

通讯员火速跑到山背后,向营长、政委报告副连长孟乾、指导员徐宝信先后牺牲,5连无人指挥。听了消息,大家都感到极度沉痛,更感到情况十分危急。这时,孙连捷正在营指挥所,营长胡循武、政委何诚对他说: 现在5连情况十分严重,你赶快去5连。5连情况你还熟悉,干部战士也都认识你,由你负责组织指挥,坚决打退敌人进攻,人在阵地在,绝不能退后一步。形势非常明显,5连如果顶不住,就会全军覆灭! ”实事求是地说,小孙自参加部队以来,两年多虽然经历了大小战斗10多次,作战也一向勇敢,但却没有直接指挥过部队作战,现在要他去亲自指挥1个连队作战,真感到怵头。但面对危急的情势,还能够说什么? 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没有任何价钱可讲,孙连捷没有犹豫的余地,只能受命于危难之中。心想: 这次可真要破釜沉舟了,反正要拼命! 二话不说,向胡循武、何诚要了几条驳壳枪子弹,就随通讯员飞快赶至5连阵地。到了那里,还没有喘过气来,鬼子的第二次攻击开始了。

孙连捷要通讯员跑到前沿传达命令,要求部队“注意隐蔽、节省弹药、坚守阵地、一步不准后退”。这次敌人攻击采取了散兵队形,拉开了距离,三、五人一组,互相掩护、交替前进。孙干事遂传令各班正、副班长各带半个班对付敌人一个组。这次鬼子冲锋的势头没有上次猛,速度也没有上次快,但是火力却比上次猛烈,炮弹一个连着一个爆炸,声声巨雷震得耳膜发痛,轻重机枪象刮风一样,密集的子弹打得岩石火星四射,阵地上烟雾弥漫,碎石乱飞,本部战士不慌不忙,瞪大眼睛注视着敌人。待敌前锋冲到距离阵地30多公尺时,孙干事命令机枪班集中火力齐射,压制敌人后续部队,前沿各班冲出去肉搏,将敌前锋杀退,鬼子又丢下10多具死尸,其余狼狈滚下山坡。这时是上午10点多钟,孙干事赶快整理部队,1排正、副排长伤亡,指定班长陈文生代理排长。由于伤亡很大,便把1排编成两个班,将伤亡战士的弹药集中起来,并派战士爬到阵前将鬼子尸体上的枪弹取回备用,等待迎接更大的拼杀。

从早上起来,没吃一口饭,没喝一滴水,鹅毛大雪下个不停; 激战当中,全神贯注,什么也忘了,并不感到饥渴、寒冷。经过几场激战,特别是一次肉搏下来,浑身非常疲劳,又渴又饿。在山上,除了石头,就是炮弹皮,连白雪也被硝烟薰黑了,还有尸体断裂布满阵地,负伤的战士在痛若中呻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没有污染的白雪捏成雪团,一口一口地含化,虽有烟薰火燎的硫磺味,总比没有强。含化的雪冰凉,牙骨都麻木了,不过雪水下肚,精神还是振作了不少,体力也感到好些。

 

鬼子的第三次攻击,是在12点钟开始的,这次炮火特别猛烈,整个山头笼罩在浓烟火海之中,震耳欲聋的巨响回荡在阵地上,人们即使面对面喊叫,也什么都听不见。弹片和碎石横飞,整个山头都在跳动似地震荡,真有山崩地裂之势。在炮火掩护下,日伪军象蝗虫般扑上来,人数比前两次多的多,气势也比前两次凶猛。孙连捷充分意识到这次可能要拼死相争,但无论如何必须顶住,打垮敌人,一步也不能后退。心想: 宁可自己倒下来,也不能放过敌人,这就是有我无敌,有敌无我。

孙干事将两支驳壳枪压满子弹,上了顶门,大张机头插在腰间,抄起一支上好刺刀的步枪,将身边的通讯员、司号员、卫生员叫到一块,告诉他们: 我们几个人谁也不离开谁,互相照应对付敌人这次冲锋,拼死拼活一定要把鬼子杀退!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说什么,5个人站成一个半圆圈,投入到逼近眼前的冲刺中。

这真是一场天昏地暗的血战,是班自为战,人自为战”。孙连捷他们面前冲上来l个鬼子指挥官,左右两个鬼子兵护卫着; 直冲到前边四、五公尺,小孙直起身子与鬼子面对面拚杀。鬼子军官头戴钢盔,满脸横肉,留着仁丹胡,面目狰狞丑恶,挥舞着指挥刀大声狂吼,向孙连捷连连劈刺。这个鬼子高出小孙一大截,小孙用步枪左挡右拦,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被逼得左右躲闪; 不久,横劈的马刀将小孙左手砍伤,步枪落地; 情势极端不利,孙连捷灵机一动,突然往旁边一闪,迅速从腰间抽出驳壳枪,乘鬼子军官举刀砍来尚未落下的千钧一发之际,对准他的头部,“砰! ! ! ”连开3枪,将这个恶魔打倒在地,接上去操起步枪向其咽喉又猛刺一刀,结果了他的狗命。回身一看,跟随指挥官上来的两个鬼子兵,正在和通讯员他们几个人厮杀,小孙从侧面向这两个鬼子连发数枪,将之击毙。这就是孙连捷第一次与日本鬼子面对面地白刃格斗。

在这场血战的危急关头,晋士林副营长带领7连的1个排和营部1个通讯班前来支援,也投入到厮杀之中。混战大约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鬼子又丢下20多具尸体,败下山去。恶战下来,孙连捷受伤的左手钻心地疼痛,血流不止,让卫生员简单地包扎一下,便忙着整理部队--又伤亡了20多位同志,全连只剩下80余名战士。遂将3个排9个班合并为6个班,指定班排长以备再战。安排妥当,孙干事颓坐在大石头后边大口喘息,恢复体力。

战场上的时间真是难熬,不是度日如年,而是度时如年。大家没有别的想法,只盼着天快点黑,熬到天黑就是胜利,就有办法。雪一天没有停,大雪纷飞帮了部队极大的忙。日本鬼子穿牛皮高筒靴子,又重又滑,增加了他们爬山的困难。雪也给部队止渴提神,帮助恢复体力,一天水米未进,就是靠含雪来维持的。沉寂下来的战场,环顾四周,牺牲的同志有的脑浆迸裂,有的刺穿胸膛; 负伤的战士鲜血流淌,染红了雪地。弯曲的刺刀,炸断的步枪,破碎的衣物遍地都是。炮弹烟薰火燎,白雪黑一块,黄一块,炮弹坑一个挨着一个,形成不规则的图案。悲壮的景象,使人看了心肠翻滚,恶心欲呕,刺目晕眩,不堪目睹。这些都是万恶的日本鬼子强加给我们的灾难!

 

下午3点和5点,鬼子又发动了第四次、第五次攻击,但已是强弩之末; 炮火虽然还是那么猛烈,步兵的冲杀却没有上午凶狠。两翼的伪军更是怯阵,尽管大声喊叫,排子枪连放,始终没敢近前冲杀,被火力压在200公尺以外。51个连顶住了10倍于己的敌人,连续打退日寇5次攻击,确实精疲力尽--手榴弹打光了,就居高临下用石头砸,子弹打得也所余无几,就更加珍惜,瞄准敌人不放空枪。

冬季山区的白天特别短,下午5点多钟就已昏黑。敌人除了冷炮和机枪一阵阵扫射外,步兵停止了攻击。营部通讯员来传孙连捷到营指挥所去,在那里见到了7连、8连的连长、指导员,他们也是苦战一天,虽然没有5连那样惨烈,但也分别顶住了敌人数次攻击,使之没有冲破阵地。看来敌人主力不在两边,火力也没有5连对面敌人强,所以伤亡不大。5连黑山战斗前是180余人,黑山战斗伤亡18; 今天一天牺牲50多人、负伤30多人,更加严重的问题是骨干基本上打光了: 指导员、副连长牺牲,正、副排长6个只剩下2个,10个班长伤亡大半,弹药也基本上打光。但是5连坚守了阵地,没有后退一步,保障了全营的安全,这就是胜利。在这次生死较量中,孙连捷第一次亲手击毙4名鬼子,也是第一次负伤,血染征衣、伤口露出白骨,留下永不消失的伤痕时过70年,至今左手伸曲受限、不能自如,永不忘怀。

 

晚上7点,何光宇司令员和胡循武、何诚给3个连的干部一一握手,称赞大家打得好,表示慰勉。接着开会,决定甩开面对的敌人。突出包围圈,向泰肥山区突围: 营部带7连、8连为一梯队,由胡循武、何诚率领,沿黄坡南山向东南方向突圈; 晋士林带5连和71个排为二梯队,沿黄坡南山向正东方向突围。留下侦察排向西突围后在平阿山区寻找6连。全营最后在泰肥山区固留村集结。部队突围前要掩埋好烈士遗体,轻重伤员一律抬走,枪支不能丢失。突围前各连都组织战斗小组不断袭扰敌人,滚石头,弄响声,引诱麻痹敌人,掩护大部队行动。突围时间定在晚上10点。何司令员交代完后,征求意见,大家说别的没有困难,就是掩埋烈士遗体不好办,经过商定,在大石头挨边先用雪覆盖,待敌人撤退后再回来盛殓。重伤员如何抬走呢? 胡循武营长说: 我们长征时没有担架,就脱下上衣,用两支步枪穿到衣服袖里成了一副简易担架,用4个战士抬着走。”看到雪地耀眼的白,大家穿的是灰棉衣,在雪地里会暴露目标,何诚政委说: “都把棉衣、棉裤翻过来,白布里子朝外,这样就是在敌人脚底下也暴露不了目标。”没有别的问题了,就是饥肠滚翻饿得难忍,谁也没有干粮,只好抓把雪塞到嘴里提提神。

孙干事和晋副营长回到5连,把仅有的几个班排长找来,布置夜间突围及注意事项,重新整理了部队。全连还剩下70多人,合编为2个排4个班,连部机枪班不动。孙干事鼓励大家振作精神,不灰心、不气绥,5连伤亡大,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保住了全营,这就是胜利。突围要掌握好部队,万一被敌人冲散,集合地点是泰肥山区固留一带。晋士林同志也鼓励大家: 5连不愧是英雄的连队,杀出了威风、赢得了荣誉,虽然伤亡不小,上级一定给以补充。同志们以严肃坚毅的神情,领受了坚决突围的战斗任务。

 

入夜,敌人在大小黄坡村内及四周的村庄、山头,点燃熊熊大火,村内敌人杀猪宰羊,屠牛抓鸡,吆喝声响成一片。村外沟崖上也有敌人巡逻。21点多钟,孙连捷把两个排集合到一起,派外号张大个”的1排副排长带1个班分成3个组,悄悄摸下山去接近村边,又打枪又扔手榴弹,虚张声势、袭扰敌人,分散注意力,掩护连队突围。正在这时,黄坡北边山头上枪声大作,这是怎么回事? 晋士林和孙连捷都估计可能是突围在外的6连主动袭扰敌人,给部队以支援。5连乘敌人集中炮火向北山猛烈还击,注意力有所转移之机,悄无声息地向东山坡运动。下到山根,面前又是一条深沟,不知道深浅。靠近细看,真是巧极了,由山坡到沟底是一个缓冲的斜坡,指战员们顺着厚厚的雪层向下滑去,也顾不得身上碰撞疼痛,到了沟底就爬起来,一个挨一个往前急跑。沟有五、六丈深,对岸是悬崖陡壁,敌人在上边巡逻也没发现情况。跑了约3里多路,快到沟口,孙连捷集中队伍,清点了一下人数--伤员都抬下来了,在后边袭扰敌人、掩护突围的那个班也跟上来了; 整理好部队,前边派出1个尖兵班,晋士林和孙连捷带着机枪班跟进,如果沟口有敌人,就集中3挺机枪猛扫,死打硬拼也要冲出去。幸好,沟口没有遇到敌人的阻击,大家强力挣扎、大步东进,天快亮时终于摆脱了敌人,进入一个村子休息、吃饭,饭后继续前进。上午10点多钟,行程60多华里,胜利到达固留村。

 

黄坡血战,本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部队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英勇顽强,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概,浴血苦战10个小时,以远不如敌人的武器装备,不足3个连队的兵力,粉碎了敌寇的报复“扫荡”,打破了敌人妄图歼灭本部主力的迷梦。而这次敌人以近2000之众将部队围困在几个小山头上,不但未能攻占对方固守地阵地,还付出了数倍于对手的惨重伤亡共毙伤日军100余名,其中击毙日军大队长渡边少佐,伪军死伤100多名; 这次激战,检阅了本部战斗力量,培养了部队英勇顽强、守如泰山、攻如猛虎的战斗作风,锤炼了干部战士,杀出了威风,提高了战斗技能。

战后,平阴县委和县、区政府会同黄坡村的群众,挥泪掩埋了烈士遗体,让烈士的英灵千古永垂,与黄坡南山永存!

 

  评论这张
 
阅读(15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