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哥的博客

知识大拼盘

 
 
 

日志

 
 

泰西英雄传--11、夜袭界首  

2011-07-11 21:36:49|  分类: 英雄本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肥城告捷,张北华、远静沧等同志十分高兴,决定乘胜扩大部队,于是自卫团分作两部分活动。由张北华、崔子明、程重远、陈惠民等同志率领第一、二两个大队到津浦铁路附近活动,伺机打击敌人; 远静沧、葛阳斋、乔绶卿、夏振秋等同志率领团直属部队和三大队在泰肥山区活动,进行宣传,接触群众,扩大部队。

 

津浦铁路济南至泰安段70余公里,中间有8个车站,每个车站都驻有日军一个小队(11--12人)和数名铁路巡警。这些鬼子兵自入侵中国以来,攻城掠地,如入无人之境,从未受过严重打击,特别是国民党军队节节后撤,津浦铁路一线已为日寇占领区,因而敌人十分骄傲狂妄,戒备不严。白天经常有二、三个鬼子带着十几个汉奸到铁路附近村镇抓鸡、捉猪、要钱、奸淫妇女,作恶多端。张北华率一、二大队到津浦路西活动,发现这种情况,决定捕捉战机,给敌人以猛烈打击。他选定界首车站和界首镇作为攻击的目标,派游击队员王树勋同志混在民夫中,到车站和界首镇内进行侦察,摸清了界首车站住着20多个日军和78个铁路巡警; 界首镇内住着78个日军。车站的日军驻在站房里,没有修筑工事,界首镇的日军驻在一个地主院子里,也没有工事,门前是一个晒场,门口插着一面日本旗。

根据侦察的情况,张北华决定集中力量消灭镇内的78个鬼子。战斗任务分配: 由程重远带一大队1个小队负责切断铁路沿线电话线,并在车站南头向泰安方向警戒; 陈惠民带二大队负责监视车站的鬼子,阻击其向镇内增援,并负责向济南方向警戒; 崔子明带一大队主力负责消灭镇内的鬼子。

 

1938128农历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上9点,自卫团的两个大队由响水寺集合出发。这是孙业旺第一次参加打日本鬼子的战斗,心中想象不出打起来会是个什么样子。孙传曾让堂侄紧紧跟着自己别掉队。经过4个多小时的急行军,一路上爬沟过崖,半夜时临近车站,部队停止前进。稍事休息,开始按计划分头行动。

陈惠民带领二大队到了车站北头,派出一个中队30余人)在铁路桥两侧埋伏,向济南方向警戒; 他带着一个中队接近车站,趴在路基两边监视车站内的鬼子。车站内灯火通明,远远看见鬼子的哨兵来回游动巡逻。寒冬腊月,北风刺骨,二大队的队员们衣服单薄,趴在雪地上,没有多久就冷得钻心,慢慢地麻木了,但谁也不敢活动,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发出声响惊动了鬼子。

等了又等,盼了又盼,镇子里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张北华同志急得不行,带了二大队的两名队员各持驳壳枪随他摸进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他身上背了一把便于联络的铜号,手上提了一把大砍刀。他们轻手轻脚,边走边看,快到街中心的地方,发现一家门口插着一面日本旗,门前晒场上停着一辆小汽车、两辆电驴子摩托车),没有鬼子站岗。3人没有停留,继续向街里走去。走到一个大车店前,见门开着,正想进去看看,突然从里边出来1个鬼子,戴着钢盔、扛着枪、穿着大皮鞋向门口走来,他们赶快钻进小胡同隐蔽,鬼子毫无察觉,大摇大摆地走去。他们来到街上,听到一座房屋里有人说话,张北华进去一问,是由万德来给鬼子运送给养的民夫,别的情况不知道。他把大车店的掌柜找来,问他镇上日军的情况。掌柜说: “鬼子可多了,南街、北街、前后街都住满了,足有好几百人。”张北华一听挺纳闷,怎么有这么多鬼子呢? 忙问: “哪里来这么多鬼子? ” 掌柜说: “是今天晚上8点多钟才来的。”张北华叮嘱他不要多话,就退了出来。心想: 今晚上的仗打不得,必须赶快找到崔子明带的一大队,迅速撤回。主意已定,就带着两个队员向南街行进; 他们摸到一个开着大门的院子,张北华对一个队员说: “你在门外看着点,我们进去看看。”他带着一个队员顺着墙根摸进院子,听到东屋里鬼子的大洋马吃草的声音,西屋里有灯光,两人近前一看,满屋子都是日军,足有一个小队,横躺竖卧,个个鼾声如雷,鬼子的枪支和子弹盒就放在靠门的墙上。看了一会,听听没有动静,他俩轻轻推门,门“吱扭”一声,他们吓了一跳,猛地把手缩回来,发现鬼子还是没动静,便慢慢地推呀推呀,把门推开一半。张北华一指靠在门边墙根竖着的枪,让另一队员去摘。那个队员心领神会,立刻过去摘下一支递出来。摘到第二支时,枪不知怎地倒了,“嘭嗵”一声,他俩一惊,心里怦怦直跳,但定睛一看鬼子还是睡得跟死猪一样,枪倒地的声音竟然没把他们震醒。接着,又顺利地拿到了第三支枪。张北华说: “行了,别拿了,快点出去找到队伍再说。”他们3个一人拿着一支日军的三八大盖枪往村外走时,才遇见崔子明带的一大队。原来,一大队绕过几条大沟,上崖下坡耽误了时间。张北华没告诉他们镇内有好几百日军,只对他们说: “你们快来看,这就是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是从鬼子睡觉的屋里取出来的。”大家把枪你传给我,我传给你,都很高兴。张北华对大家继续说: “鬼子没有站岗的,睡得死猪一样,谁有种的跟我回去用刀砍他们! ”当时没有人答应。张北华就问崔子明、刘西歧敢不敢去? 他俩异口同声: “这怕什么,你都敢去,我们还不敢去? ! ”张北华便带着崔子明、刘西歧顺着原路摸了回去。

到了敞开大门的院子,张北华、崔子明、刘西歧3人直奔酣睡鬼子的西屋,蜡烛点燃着发出微弱的亮光,照射着这一群鬼子凶恶的嘴脸,满屋子的烟雾、烧酒、人体发出的汗臭味。张北华他们借着微光各寻目标,满怀仇恨的怒火,举起大刀猛向鬼子头上砍去。大刀劈下,身首异处。鲜血四溅,沉睡中打着鼾声、做着美梦的鬼子兵连叫都没叫一声,就成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在崔子明劈第三个鬼子时,一刀没有砍死,受伤的鬼子嗷嗷乱叫在地下打滚。这一下把全屋的鬼子都惊醒了,睁眼一看,大刀闪闪发光,吓得鬼哭狼嚎,扯起毛毯乱扑,三扑两打,把点燃的蜡烛扑灭了,屋里漆黑一团。忽然,军毯将张北华的大刀缠住,他用力一抽,才将大刀拔出; 随即呼喊崔子明、刘西歧立刻撤出,不能在此混战。他们一同跑出院子,迎面过来一个鬼子,没等这个敌人弄清楚怎么回事,张北华一个箭步窜上去,照他脖子猛砍一刀,鬼子尚未反映过来,便“扑通”一声倒在地下。这时,车站、镇内枪声响成一片,人喊马叫,象开了锅的粥。张北华他们飞快地跑出村外,与一大队会合,顺着河沟,穿过铁路涵洞,向西迅速撤离了危险地段。

程重远同志带领一个小队到了车站南头后,放出警戒,他和几个队员爬上电线杆,用大刀砍断电线,有的队员就从下面砍电杆,一会儿功夫,线断杆倒,“呼呼拉拉”倒下一串。正干得欢,车站和镇内枪声大作,之后他们接到崔子明派人送来转移的通知,飞快地按原计划转移了。

二大队守在车站外边,在冰天雪地里趴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惠民轻轻爬上路基想看看动静,刚爬上去,一脚踏下几块石碴,在寂静的深夜显得声响很大,惊动了站内巡逻的日本兵。敌人扭头走来,陈惠民机智地向前一趴,头上戴的三页瓦帽子的两个护耳竖着,从远处看很象一只野狗。敌人便没在意,转身往回走,陈惠民乘机一枪把这个鬼子打死。站房里的日军听到枪声,嚎叫着向外边冲。队员们集中火力封锁住车站大门,冲在前边的鬼子兵被打死、打伤在站门口,并把大部分日军压回站房内。他们凭借门窗向外射击,“乒乒乓乓”对打起来,他们出不来,队员们也接近不了站房,双方就这样对峙着。站房外边院子里有十几匹大洋马,陈惠民派孙传曾带一个小队去拉这些马。可惜这些高大的洋马,听到枪声咆哮嘶鸣,见到生人又踢又咬,无法接近,更牵不出来,只好开枪打死,才从容不迫地撤出战斗。

车站的枪声惊醒了镇内的大队鬼子兵,人喊马叫乱糟糟,大炮、机关枪响个不停,大概他们以为面对的是从东边泰山上下来的队伍,所以集中火力向东边猛打。殊不知道,游击队早已撤到镇西安全地带,迎着黎明,踏着积雪,面带着胜利者的欢笑,轻快地向南前进。

这一仗,是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第一次直接同日本侵略军战斗,共计消灭日军20余人,打死洋马10余匹,缴获三八大盖枪3支,子弹一部分。夜袭界首,刀劈日本侵略军的胜利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迅速飞向四面八方,人民群众象神话一样传颂着自卫团的英勇事迹,把张北华、崔子明、刘西歧描述得象力大无穷的神兵天将。其实,张北华同志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由于饱受敌人狱中折磨,身体十分瘦弱,只不过是怀着对日本强盗的深仇大恨和保卫祖国、拯救民族的神圣责任,才激发出惊人的勇敢。

界首战斗的胜利,以铁的事实打破了日本侵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证明日本鬼子并不是钢打铁铸、刀枪不入的,那些“抗战必败”、“抗日必亡”的谬论,仅仅是汉奸、卖国贼的欺骗宣传而已,充分暴露了他们的阴险用心和丑恶嘴脸。

这次战斗,游击队有3位队员负伤,1位队员壮烈牺牲。牺牲的队员名叫管伟,原名管仲富,肥城三区站北头村人,年仅19岁。抗战前是济南苇村中学的学生,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说服了年迈的母亲,告别了新婚的妻子,毅然参加了抗日自卫团。在这次战斗中,为掩护大队撤退,不幸牺牲。他是一个年青有为的热血男儿,是自卫团牺牲的第一位烈士。后来,自卫团第二次进驻肥城时,在南关戏楼广场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由自卫团政治部副主任李文甫主持,自卫团政治部主任远静沧亲写悼词致祭。祭文感情真挚、激昂悲壮、感人泪下。会后,将管伟同志遗体护送回老家安葬。

 

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是一支由泰肥山区英雄儿女组成的抗日游击队,在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张北华、远静沧、崔子明等同志领导下,首战肥城、夜袭界首,两战全胜之后,威名远扬,迎来了1938年春节。泰肥山区人民为胜利所鼓舞,喜气洋洋,杀猪宰羊,抬酒送面,粉皮、白菜、大葱一批又一批地送往自卫团驻地大小董庄,军民同乐,过了一个丰盛愉快的春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